首页 关于我们 杂志征订 网上投稿 文章搜索 资料下载 广告联系 English 版权声明

“82年拉菲”究竟是怎样一款酒?

    1982年距今已有三十余年,但“来瓶82年的拉菲”这句话至今还活跃在社交网络、表情包,甚至是现实生活里,以至于有人打趣道:“在1982年,拉菲古堡(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)的葡萄园经历了怎样的扫荡,酿出了多少瓶酒,才能够人们喝上这么多年?”
    这是很多葡萄酒爱好者乃至不甚懂酒的人也津津乐道的问题,但它的答案无从知晓,也并非今天讨论的重点。本篇文章主要围绕1982年拉菲古堡红葡萄酒(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, Pauillac, France)这款酒本身说起。
    ●1982年的拉菲古堡
    今年3月,在将酒庄管理大权交给女儿赛斯吉娅·罗斯柴尔德(Saskia de Rothschild)后,埃力克·罗斯柴尔德(Eric de Rothschild)就将退任拉菲古堡庄主了,这位葡萄酒界的营销天才从1974年开始掌管酒庄,他保持了酒庄葡萄酒一贯的品质,并使多个年份的拉菲成为葡萄酒市场的头号热门,其中当然也包括1982年。
    彼时,拉菲古堡拥有90公顷葡萄园,比今天的107公顷小不少,但仍比其他四座一级庄(First Growth)都大。葡萄园中占最大比例的依然是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),其次是品丽珠(Cabernet Franc)、味而多(Petit Verdot)和梅洛(Merlot)。
    82年拉菲古堡葡萄酒与如今正牌酒的酿造方式基本没有差别。葡萄经手工采摘,在葡萄园内筛选,然后运送至酒庄内去梗,并送入大橡木桶中发酵(不锈钢罐于1988年开始使用),所得的酒在自产的橡木桶中陈酿将近两年,陈酿期间定期倒罐,最后在装瓶前澄清。
    ●世纪之年
    1982年,温暖而不至于干旱的生长季为葡萄带来了成熟的风味与单宁、完美的集中度和饱满的口感,采收期从9月16日便早早开始。一些设备不完善的酒庄在面对炎热的天气时,遭遇了发酵控制上的麻烦。大部分酒庄迎来了数十年一遇的高产量,其中也有少数酒庄产量过高,致使酿造的酒款风味稍显寡淡,不过拉菲古堡并没有被这些问题难住。这一年出产的葡萄酒酸度偏低,但包括拉菲古堡在内的顶级葡萄酒凭借充沛的单宁和坚实的架构,在漫长的陈年里产生了许多有趣的变化。从30多年后的今天来评价,1982年是整个20世纪最优秀的年份之一。
    在1982年份的加持下,拉菲古堡所产的葡萄酒拥有绝妙的集中度和架构,果味成熟而不厚重,口感上延续了一贯的飘渺感,展现出与酒龄不符的年轻、新鲜特性,令人称奇。
    82年的拉菲异常出彩,但这一年显然不会只有拉菲一枝独秀。侯伯王庄园(Chateau Haut-Brion)等另外四座一级庄表现也不负盛名,二级庄(Second Growth)碧尚女爵酒庄红葡萄酒(Chateau Pichon-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, Pauillac, France)也获得罗伯特·帕克(Robert Parker)100分评价,被其称为“20世纪的不朽杰作”。得益于该年份的高产量,许多1982年份的葡萄酒至今仍能在市场上买到,这也是1982年比其他顶级年份更有名的原因之一。
    ●酒评家的推波助澜
    罗伯特·帕克对1982年份葡萄酒品质的成功判断是他光辉酒评生涯的起点,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他也并非唯一一个看好1982年份的人。事实上,主流酒评媒体和贸易界人士对1982年份的看法也都十分积极,优质酒款稳定上升的市场价格也证实了这一年份极具投资价值。
    迈克尔·布罗德本特(Michael Broadbent)从一开始就对1982年份拉菲喜爱有加,并在后来的品酒笔记中称赞了该酒的芬芳和缓慢发展。在2001年品尝这款酒后,迈克尔认为它“已经如此美妙,却还有那么多的美尚未展现”。
    2012年,詹姆斯·萨克林(James Suckling)回忆波尔多的1982年时说道:“最重要的是,这个年份深刻地告诉我一款伟大而年轻的葡萄酒尝起来如何,教会我无论是桶边试饮还是从瓶中饮用,无论年轻或年老,伟大的酒始终伟大。”
    帕克等酒评家打的包票给了消费者极大的投资信心,也是在这一年份葡萄酒上市后,波尔多迎来了美国的消费者大军,期酒(En Premier)市场也开始大热。当然,也有一些酒评家在期酒发布前持相反论调,认为1982年份葡萄酒质地过于浓稠,酸度不足,注定没有持久的生命力,但这些论调早已被82年酒款坚挺的市场表现驳倒。
    ●走红中国
    拉菲在中国的走红可能要归功于90年代港片的兴起,谁也说不准1982年份拉菲为何会在香港成为身份与财富的象征,但 “来一瓶82年的拉菲”、“给我拿几支82年的Lafite”和“我漱口都是82年的拉菲,蜜桃红算什么”等经典台词已经刻在许多国人脑中。葡萄酒逐渐成为商务宴会上的新宠,1982年的拉菲也在口口相传中演变为大多数人眼里高档葡萄酒的代名词。
    就和购买奢侈品一样,许多人追求的不仅仅是品质,还有格调。这款酒越受欢迎,消费得越多,现存的拉菲也就越少,进而再带动价格上涨。价格一涨,更多人喝不起之后,它便愈是能代表饮用者的身份。若不计算汇率和消费水平变化等因素在内,如今82年拉菲的售价与发布之初相比已涨至大约140多倍。
    在意外成为中国最红的葡萄酒之后,善于营销的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〔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(Lafite)〕也没放过大好机会,在中国大陆加紧市场推广和宣传。相信人们都记得2008年份正牌酒发布时,拉菲酒瓶上鲜艳的红色汉字“八”,这正是拉菲为迎合中国市场所做的举动。
    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
    82年拉菲是那样著名,以至于有人认为这款酒是拉菲古堡空前绝后的一款酒,再没有年份能出其右。而事实上,在酿酒技术与理念不断革新、消费者口味持续变化的背景下,在拉菲古堡从1982年至今的30多个年份里,必定有不少品质不逊色于82年,比82年的更加适饮,同时更符合现今多数人口味的酒款,如果想一品拉菲古堡的芳泽,大可不必紧盯1982一个年份不放,例如在1986、1996、2003、2009以及最近的2016年,拉菲古堡都酿出了品质超群的佳酿。
    葡萄酒正在中国逐渐大众化,“只选贵的,不选对的”显然违背了这一潮流。在将来,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真正的葡萄酒爱好者,在用“喝杯82年的雪碧压压惊”调侃之外,也学会了在吃清蒸海鲜时开一瓶夏布利(Chablis),在野外烧烤时喝点马尔贝克(Malbec),或是在饭后小酌一杯托卡伊(Tokaji)甜酒。对于爱酒的普通大众来说,也许这才是葡萄酒的正确打开方式。(黄筱鹂 荐/编辑)
    来源:红酒世界网 2018-01-26

      

http://weibo.com/gznjkj

微信号:gznjkj


酿酒科技版权声明:
①凡本站未注明来源的作品均为本站原创,版权属于酿酒科技杂志社,其他媒体转载须注明来源为“酿酒科技”。
②凡本站注明“来源:XXX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我们力所能及地注明初始来源和原作者,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即改正。
版权事宜或内容合作请联系:njkj2014@163.com


版权所有 酿酒科技杂志社 2001-2016
电子邮件:NJKJ@263.net,lmst@public.gz.cn,njkj@chinajournal.net.cn